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 政策解读
 - 正文
聚焦县域资源整合·高端访谈:一招领先,怎么才能招招领先
发布时间:2019-09-10 10:37 浏览次数:169

  

访谈嘉宾:山西省卫生健康委主任 武晋

   

     “人到半山坡更陡,我们深知再进一步还有急流险滩。”这是山西省卫生健康委主任武晋的开场白。作为全国县域综合改革的优等生,“山西模式”已经叫响,但是身居其中的改革者没有半点松懈,反而增添了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更加谨慎而努力,不断把改革往前推进。近日,健康报调研采访团队深度对话武晋,请他讲讲县域资源整合的山西探索。

  ■健康报:去年,全国县域医改现场会在山西省召开,以山西为代表的“紧密型医共体建设”经验在全国推广。这以后,听说山西省委书记和省长在各种场合不断强调“全国学山西,山西怎么办”。对此,您怎么看?

  武晋:“全国学山西,山西怎么办?”这是一种忧患意识。我们书记和省长还常说的一句话是“一招领先,怎么招招领先”,这是一种危机意识。

  2017年开始,我们从体制改革、资源整合上找出路,在全省范围内探索实施了以县乡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为抓手的县域综合医改,坚持“县强、乡活、村稳”,重构县域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分级诊疗格局,力图使老百姓在家门口获得均等化、同质化、一体化的卫生健康服务。具体做法上,以县综合医院为龙头,将辖区内公立医疗卫生机构整合成一个独立法人的医疗集团,实行行政、人员、资金、业务、绩效、药械“六统一”管理。县疾控中心、中医院、妇幼保健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保持法人资格不变的前提下,纳入集团统一管理。

  2017年10月,全省119个县级医疗集团全部挂牌运行,2018年确定24个示范县重点突破。但这仅仅是我们推进的第一步,伴随而来的还有第二步和第三步,分别是2019年着手县域综合医改立法,实现规范化、标准化、法制化。到2020年实现65%的患者在基层、90%的患者在县域内就诊。我们明白,山西有面上的经验,但也有自己的短腿。比如信息化,如果我们把信息化抓好了,山西县域医改还将向前迈进一大步。

  ■健康报:在您看来,山西县乡一体化的突出特点是什么?

  武晋:要不是山西省委书记和省长亲自推,要不是突破体制、突破机制、全覆盖,山西的县域医改没有今天,改革的力度是空前的。

  县乡一体化改革不仅调整了利益,更重要的是突破了体制,推进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阻力。省委、省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加强组织领导,强化顶层设计,层层压实责任,把一体化改革作为重大政治任务,列入政府工作报告。省委书记多次召开会议推进,要求山西改革绝不能落后,县委书记、县长要当好医改的“施工队长”。省长既是一体化改革的“总设计师”,又担当改革的“施工总队长”。

  县乡一体化改革是一场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卫生健康行政部门首当其冲实施放管服改革。不过,“六统一”刚开始做的时候也不容易,原来的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大权旁落,刀刃向内了,搁谁身上都不舒服。但是县卫生体育局局长讲政治、顾大局,不但放权给医疗集团,而且扶上马送两程,把有管理经验的干部输送给医疗集团。

  有一句话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与其摁着牛头喝水,不如让它自己喝水。原来,县乡之间的帮扶是松散的,今天有行政命令就去帮一下,明天没有,就收兵。现在,大家变成一家人,自家的事情,你说帮还是不帮,自己的孩子要不要养呢?我们已经变 “要他干”为“他要干”。

  事实上,围绕强基层这一主线,山西的探索并非始于这两年。在之前的3年基层医改中,山西通过“村覆盖、乡达标、县提高”工程,争取政府投入,改善了基层基础条件;通过“一化、二制、三统一”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规范化管理,促进了预防工作和服务均等化。这一时期,更多是横向的,就基层强基层。紧接着,在全系统全方位推进优质医疗卫生资源向县域向基层下沉,通过实践探索,逐步形成了强基层先强县医院的基本认识,并找到了医联体建设这一有效载体和抓手。

  在此基础上,因地制宜,才形成了“六个一”的县域综合医改“山西模式”,即通过组建独立法人医疗集团将县乡医疗卫生机构整合为一家人,建立“六统一”管理机制下活一盘棋,促使“三医联动”各部门拧成一股绳,实现医疗资源下沉医务人员聚成一条心,提升医疗信息化服务水平织成一张网,建立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为群众提供孕防医、康护养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一条龙健康服务,回应了群众所盼,解决了群众所需,得到了群众拥护,赋予了改革动力。

  健康报:您提到,我们刚刚采访调研的介休市、孝义市是山西县乡一体化改革的第一层次,那么山西的县域医改总共分了几个层次?

武晋:根据各县医疗资源基础和工作实际,我们把山西省县域医改分列了3个方阵,因地制宜,分类指导,有序推进。

  第一个方阵是示范引领,树立样板,也就是最早推出的24个示范县以及一些积极改革的县。第二个方阵是医疗卫生资源一般,医疗卫生工作在全省处于中等水平的约80个县市。对这些县市而言,各市医改领导小组要统筹协调,坚持一体化改革方向不变、力度不减、标准不降,借鉴示范县建设经验,把好改革节奏、快步跟进、推广复制。第三个方阵是对一些城区如太原市迎泽区、大同城区、矿区等医疗卫生机构隶属关系复杂、医疗资源整合难度较大的区域,组建医疗集团要在山西省顶层设计框架下,在业务统一管理、提升服务能力基础上,结合当地实际,积极探索体制机制创新,因地制宜开展“六统一”管理,建立运行新机制。

  健康报:山西近期还有哪些打算?

  武晋:成绩来之不易。最近,我们在主题教育中,又将县域一体化改革的大旗扛了起来,并列入主题教育的主要内容,检视问题,寻找解决办法。

  下一步,山西将依托城市医联体,全面提升县医院龙头能力。改革服务模式,推动孕防医康护养深度融合,加强健康促进,加快卫体融合。同时,希望将山西县域医改用立法的形式规范下来。已经起草了《山西省县乡村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促进条例》,现在正按程序推进,力争明年出台。《条例》的制定将使县域综合医改实现规范化、标准化、法制化,进一步明确改革的原则和目标,确保推进改革不动摇、不走样、不变形。《条例》将进一步明确深化体制改革的具体要求,推动机制创新的措施要求,促进县域医疗服务能力提升的措施要求以及进一步强化保障措施。

  另外,山西正在探索推进区属城市医联体建设,目前已经建成了两个区属城市医联体,希望在解决区属二级医院生存发展问题的同时,让医疗资源更好地发挥作用,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获得优质高效的医疗服务。